• 近期,台州市各地公安实行严打网络诈骗犯罪,相关的抓获新闻报道也层出不穷。

  • 征地拆迁工作就像烧开水,如果烧到90摄氏度后,不继续往下烧,这水就不会开,而且会慢慢冷却下来,前面的柴火也就白费了。昨天召开的全市“打霸拔钉、清障护航”专项行动会议,这个比喻形象而生动。

  •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规定的发票违法犯罪行为及应当承担的刑事责任,主要是:

  • 2018年6月2日下午4时,温岭市公安局召开摧毁特大“4.26网络套路贷”团伙新闻发布会,该网络团伙涉嫌用诈骗、敲诈勒索、寻衅滋事等方式骗取巨额贷款,涉及全国各地受害人数千人,涉案金额达上亿元。瞬间这则新闻被整个台州律师甚至浙江律师朋友圈刷屏,这从人数和规模来看,是浙江目前查获的最大一起“套路贷”案件。

  • 一审法院认定,2003年8月22日,被告人帅某某主动到县检察机关,陈述自己在1998年3月30日曾审批同意基金会发放50万元借款给河坝子肉联厂之事实,表示愿接受调查。后经判决认为,被告人的行为不构成犯罪。二审法院认为帅某某对客观上造成集体财产巨额损失并不存在主观上的故意,借款人的目的并非为了归还私人借款,而是属于正常生产经营活动。故帅某某滥用职权罪不成立。

  • 本案一审法院认定被告人姚某某身为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在执行职务中,严重不负责任,由于过失,给国家造成了重大经济损失,认定姚某某行为构成玩忽职守罪;二审法院认为上诉人姚某某虽有玩忽职守行为,但一审法院认定其给国家造成了重大经济损失证据不足,依法宣告其无罪。

  • 本案中,被告人在申请设立公司时,违反公司法的规定,委托中介人采取欺诈手段虚报注册资本,数额巨大,其行为构成虚报注册资本罪。但由于在注册公司时注册资本未实际到位,被告人并未实际出 资,客观上无资可以抽逃,故不再构成抽逃出资罪。

  • 指控认为在有部分实物证据,各被告人也曾供认过犯罪的情况下,应当结合具体案情,从各证据与待证事实的关联程度、各证据之间是否吻合、印证等方面审查判断证据的证明力,各证据之间不能相互印证,存在无法排除的矛盾或者无法解释的疑问时,不能认定被告人有罪。

  • 经济和金融诈骗类犯罪中“罪与非罪”的问题困扰司法界多年,该问题的核心是“如何判断行为人是否有非法占有的主观故意”。本案被告单位、被告人实施各种虚构事实、隐瞒真相的行为,但判决结果没有机械的根据上述客观行为推定被告单位、被告人有罪,而是根据具体的案情,深入剖析被告人的主观心态,从证据、生活常理、社会环境等多方面综合研判,对于如何正确理解和适用《全国法院审理金融犯罪案件工作座谈会纪要》、如何审理经济和金融诈骗类案件具有一定的指导意义。